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光临凤城市公安警务网!
在线天气:
警营风采
您的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孙立鹏:有了“想法”才去画

发布时间:2013-5-8 11:33:00   文章来源:人民公安报   责任编辑:政治处
 本期推荐——
  
  孙立鹏,男,1964年出生,现为北京市公安局《首都公安报》摄影记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书法作品曾获全国“理想奖”书法大赛二等奖,全国首届“神龙杯”书法大赛银奖,第二、三届全国公安系统“卫士之光”书法大赛优秀奖和三等奖。

  摄影作品曾获第十五届“亚洲风采”全国摄影大赛体育类佳作奖,全国“奥运建筑”摄影比赛三等奖等。

  著有《书法的创作与构成》《孙立鹏艺术作品集》(包括《书法作品集》《国画小品集》《摄影作品集》)、《幽默趣影》等著作。

  2010年12月23日,北京市公安局政治部和警察协会联合在北京皇城艺术馆举办了民警孙立鹏的书法、绘画、摄影作品展。

  孙立鹏是一位地地道道在警营里成长起来的书画摄影三栖人才。从警以来,当过基层民警,管过治安,做过刑警,还干过公安记者。在紧张繁忙的工作之余始终没有忘却对艺术的追求。他利用工余的一切时间潜心研习书法、绘画,走入大自然去寻找上苍赋予的创作灵感,不辞辛苦、不畏艰险、攀爬绝顶去拍摄记录最美好的瞬间。对艺术有着特殊的体会与感悟。他能够从艺术的视角参详自然之奥妙、关注人性之多样,随之用毫墨抒写胸中之意,用相机凝固世间万象。

  在他的个人作品展现场,面对着他的画作中那玄色空灵的墨块、古拙有力的线条,你感受到的是超旷拔俗之气。他的画作气蕴神凝、书法放逸生奇、摄影意巧情真。观其书法大有博古揽今之气度,自商周钟鼎铭文中寻其古意,于汉代刻石中汲取朴拙,从魏碑造像中感受野逸,在晋人书札中摄求典雅,信手挥洒,皆精神弥漫、笔墨酣畅、气韵生动、任性而为,有大气、霸气之感,令人震撼;观其绘画,以书法入画,画面浑厚华滋,笔墨概括精到、抽象写意、洒脱率真、富有天趣、且有禅境;观其摄影佳作,视角独特、新颖,善于捕捉一切绝妙的瞬间,透着对美的感知,带给人以醉人心魄的感受,令人感动。

  生活中的孙立鹏为人处事谦和,做事低调,脚踏实地,不事张扬。他不善言,但他心里有很多话。他心里的话,都是通过他的书法、绘画和摄影说出来的。


《乾坤客外静 名利任人忙》图

  纵观孙立鹏的书法、绘画作品,无论他的书法中的“拙、涩、苦、净”,还是他的绘画中的“空灵、晕墨、玄素、静观”等诸元素,无不诠释着孙立鹏对“无为”的解读,可以说,“无为”是他所追求的最高的艺术理念。当然,这并不是说,他的书法、绘画所表现的是对事物、人生的不作为。恰恰相反,他的书法、绘画给我们展示的正是他对社会反观后的理性的思考和对非人性的冷静批判。他的书法、绘画的语言,告诉了我们很多这样的信息。“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他的书法、绘画以老庄的哲学浸润:化蝶似的笔墨、开合的空间、单一的玄色,尺牍间尽显了“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至坚”的宏远。使我们醉在墨中,醉在笔中,醉在意中,醉在绘画色块所折射出的文化元素中。

  2010年初冬,孙立鹏书法、绘画、摄影作品丛书出版,在书法作品集的首页是“无为”二字。说是首页,目录未收,页码未注,当可看成孙立鹏书法集的自序。柴禾棍式的横、竖、撇、捺架构起的“无为”二字,看似随意,却令人联想到远古和洪荒时代,超拔之气也就贯通了全书。而末页则是一对联:“粤若同天称至德,从来大智在无为。”联边有小释,以行草起笔:“此联甚有老子道德经意味,故以篆书笔意书之,不知能入时人眼否?”这是孙立鹏追求书法艺术的自注,他把这副对联放在书法集的最后一页,自然是袖珍式的“跋”了。以“无为”起势,又以“无为”收势,完成了由“无为”到“无不为”的艺术升华。

  从他的书法反观他的绘画,不由你不绷紧由“无为”到“无不为”内牵力的绳索。如果说,他对书法艺术追求的是“无为”的境界,那么,他对绘画艺术追求的则是“无不为”的妙境;如果说,他的书法是隐晦地表现了老庄哲学的话,那么,他的绘画则直白了许多;如果说,他的书法语言是热烈的、奔放的、滔滔不绝的,那么,他的绘画的语言则是吝啬的、内敛的、灵性空清的。孙立鹏说,他没“想法”的时候,几个月也画不出一张来,有了“想法”他才去画。可见他不是为画而画。绘画的材料,是他表达“想法”的工具,宣纸上的笔墨是他“想法”的载体。他对书法所倾注的感情语言是炙热的,而他绘画的语言就冷了许多,静了许多,旷了许多,甚而有一种局外人的冷眼旁观的味道。没有丰富的笔墨,没有绚丽的色块,寒蝉式的简约透着出仕、入仕诙谐的明快,在诙谐的幽默中同感了百象的社会、人生。

  《乾坤客外静 名利任人忙》图,他以俯视的角度,大透视的景深,在灰色撒金宣纸的背景下,将两堆南极黑企鹅似的人物聚在视平线以下,在“金”(撒金)的环围下,展喻了追名逐利,对欲望渴求的企盼和人之间的冷漠,以及为攫取利益相互戒备、攻讦的百态;以灰色宣纸做背景,则暗喻着对这种灰色的、非阳光的、非理性的社会现象的嘲讽、揭露、批判。孙立鹏跳出界外,以“乾坤客”的清高俯视笑看着名利场的舞台上,你方唱罢我登场众态的表演,给一个冷眼。清和浊、白和黑,亦分明了。虽身处局外,亦感到社会责任的使然,达到了很好的社会批判效果。

版权所有:www.fc110.gov.cn 辽宁省凤城市公安局
地址:辽宁省凤城市邓铁梅路22号 邮编:118100
技术支持:丹东新思维网络
辽ICP备09016106号